AD
首页 > 专栏 > 正文

民间投资区域大分化:东部稳中趋快 东北断崖式下滑

[2016-08-10 10:14:07] 来源: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今年上半年,我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158797亿元,同比名义增长2.8%,比去年同期下降3.6个百分点。不仅是整体增速下滑,区域之间和区域内部民间投资分化也非常严重。据统计数据,上半年东部民间投资增速是8.2%,但是中部和西部分别只有5.1%、1.9%,东北则“断崖式”下滑,增速下降了31.9%。近期,地方省份陆续公布半年经济成绩单,经济越发达,民间投资增速越快的格局更为明显。例如上半年经济发达大省广东的民间投资增速达到19.6%,但安徽、四川等中西部省份,民间投资增速却滑落至6%左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今年上半年,我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158797亿元, 同比名义增长2.8%,比去年同期下降3.6个百分点。

  不仅是整体增速下滑,区域之间和区域内部民间投资分化也非常严重。 据统计数据,上半年东部民间投资增速是8.2%,但是中部和西部分别只有5.1%、1.9%,东北则“断崖式”下滑,增速下降了31.9%。

  近期,地方省份陆续公布半年经济成绩单,经济越发达,民间投资增速越快的格局更为明显。例如上半年经济发达大省广东的民间投资增速达到19.6%,但安徽、四川等中西部省份,民间投资增速却滑落至6%左右,而东北地区的辽宁1-6月民间投资为58.1%的负增长。

  对此,浙江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金祥荣认为,以民营企业为主的东部地区转型较为理性,以发展高新技术产业为主,新经济、新动能扩张快,新旧动能转换平稳,而在以国有企业为主的东北地区,产能过剩,转型时期理性不足,新旧动能转换存在衔接问题。

  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改革力度不够。7月1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促进社会投资健康发展工作会议上表示,激发社会投资活力,既是发展问题,也是改革问题,要依靠改革的力度促升社会投资的“温度”。

  东部地区民间投资加快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发达地区民间投资在加快,但是越是经济放慢的地区,民间投资放慢明显。

  比如东部地区上半年民间固定资产投资达到73208亿元,增长8.2%,增速比1-5月份加快0.2个百分点。

  而中部、西部上半年民间投资额分别为46368亿元、30618亿元,分别增长5.1%、1.9%,增速分别比1-5月回落0.6、0.1个百分点。

  而东北地区上半年民间投资额为8604亿元,增速下降31.9%,降幅比1-5月扩大2.6个百分点。

  广东社科院区域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丁力认为,产能过剩导致竞争激烈,民营资本会萎缩,全国都存在这样的问题。但是东部地区如广东,民营资本雄厚,民营企业的基础比其他地区更深厚,“超大企业有一定和抗寒能力,并且这些大企业的投资已进入新阶段,一些好的项目需要资本支撑,一般中小企业根本做不到”。

  “另外经济发达的地区国有企业相对弱一点,民营企业的经营空间大。”丁力说。

  广东统计局数据显示,上半年广东民间投资8591.07亿元,增长19.6%,占整体投资的比重为63.1%,同比提高3.4个百分点,对全省投资增长的贡献率达90.0%。

  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民间投资分化的情况,不只是区域板块有分化,一些板块内部也呈现明显分化。

  尽管东部地区民间投资增速普遍较快,但与广东19.6%的增速相比,浙江就只有4.5%,上海只有5.3%,北京则为-10.4%。

  而在中部,江西上半年民间投资增速为9.3%,湖北则只有1.4%。西部地区省份也存在同样的情况,如上半年重庆民间投资增速为9.5%,贵州前5个月增速为12%。

  东北财经大学产业组织与企业组织研究中心于左教授认为,区域的内部分化与市场开放程度、各地对民间投资政策落实的差异有关。

  如何给民资一颗“定心丸”

  针对当前民间投资存在的问题,国务院在18日召集各个地方大员进行了会议座谈和研讨, 李克强在会上多次强调要加快改革,要求各地方、各部门抓紧完善相关政策,明确政府的权力清单,给民营企业一颗“定心丸”。

  21世纪经济报道查询浙江省民间投资数据,发现很多领域民间投资增速快,与开放有关。比如该省上半年居民服务业和其他服务业的民间投资增速达160%以上,大幅高于一季度98.2%的水平。

  另外,浙江省上半年农林牧渔业、制造业、建筑业等投资民间投资增速分别为36.6%、12.8%、47.4%,分别高于一季度24.7%、10.3%、-21.5%。

  但是该省金融业上半年投资增速为3.1%,低于一季度的8.7%,另外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上半年民间投资增速为48.7%,低于一季度的135.8%,这与这些领域的管制大有关系。

  事实上,很多领域名义上说放开,但是民间投资很难进入。

  江西省委书记鹿心社此前曾指出,江西民间投资放缓,与江西有些政策对民营企业还没有做到平等对待有关。比如 “尽管政策上明确对民间投资主体同等对待,但在实际操作中仍存在不平等现象。对民营企业投资项目要求更严格。这些困难和问题,给促进民间投资增长带来较大压力。”

  对此,李克强在7月18日的座谈会指出,下一步,各地要持续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等改革。另外要落实好营改增等减税清费政策,有效缓解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逐步降低实体经济杠杆率。尽快开展清理偿还政府欠款专项工作,保障企业合法权益。

  在投资方式方面要创新,推广完善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模式,不仅在短缺的基础设施领域要加大力度,而且要吸引社会投资更多进入教育、医疗、养老等社会服务领域,积极的财政政策要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对此,浙江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金祥荣认为,交通、水利、教育这些行业管制、审批比较多,投资回报周期长,而且政府举债比较多,企业不敢信任。像航空领域中低空运行开始试点,但是地区与地区之间的衔接不够,渠道比较窄,会触犯到国有企业的利益,民营资本进入的难度也比较大。

  于左则建议,下一步要改革市场准入制度,将民营资本引入各个行业,另外要加强法律法规的制定,保证民营资本在长期项目投资中的合理利益。 形成事后监管体系,给企业做好服务,营造好的投资环境。

  观点评论>>>

  谭浩俊:信任和信用是激活民间投资的两大关键

  余丰慧:为何说民间投资失速是货币问题?

  于学军:民间投资下滑深层次原因是一种货币现象

(责任编辑:DF308)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