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头条 > 正文

网络安全风口来临 安博通的潜伏与突击

[2016-07-18 13:30:20] 来源:经济观察报 编辑:经济观察报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网络安全风口来临安博通的潜伏与突击,  网络安全圈里,两个80后创业者,带着近百位工程师研发防火墙技术,在同质化的市场生存下来,又在资本寒冬融到了资,这就是安博通。  2011年,安博通在国内突破了NGFW(下一代防火墙,一种安全网关设备)技术。2013年,企业研发出更新一代安全OS系统,已技术输出给国内数十家大型厂商,被业内称为“网安圈的安卓”。2015年,企业推出第一代全网安全可视化产品,填补了国内技术空白

  网络安全圈里,两个80后创业者,带着近百位工程师研发防火墙技术,在同质化的市场生存下来,又在资本寒冬融到了资,这就是安博通。

  2011年,安博通在国内突破了NGFW(下一代防火墙,一种安全网关设备)技术。2013年,企业研发出更新一代安全OS系统,已技术输出给国内数十家大型厂商,被业内称为“网安圈的安卓”。2015年,企业推出第一代全网安全可视化产品,填补了国内技术空白。

  更新迭代的网络安全技术,是被黑客倒逼着发展的。

  网际空间作为国家领土的一部分,在这里,从国家秘密、商业秘密,到中小企业的财务信息、个人资产及数据,都面临被黑客偷盗的危险,对于黑客防范与控制,形成了网络安全产业,也随着黑客技术的发展进化,网络安全行业迎来一次又一次技术革命。

  2010年,国外掀起了新一代防火墙技术革命。来自美国加州的企业Palo Alto,研发出新一代NGFW产品,相比传统模式下的粗粒度防护,进一步提升了来自用户、行为和应用的精细化风险防御和管控,一时间风靡硅谷。

  风很快吹进国内,曾做过十多年年产品经理的苏长君发现了商机。

  借船出海

  “这款产品在国内一定会爆发,”苏长君告诉记者,团队从这时起步,决定以同样技术路线,做一款国产的NGFW。于是,7个来自行业的技术人员,在北京硅谷亮城一间办公室,开始了技术攻关。

  研发一年多,团队研制出达到成熟稳定的商业化水平,且达到性能稳定的商业化水平,同时,在国内几家高校网络完成试运营。此时,他们却困惑了:身处企业级市场,面对政府、央企、学院等单位,没有销售,没有客户关系,该怎么推广产品呢?

  五年前的网络安全市场,竞争激烈,同质化的企业,争夺着空间不大的市场盘子,创业公司身处其中,无规模、品牌优势,更难以竞争。“竞争不过,那就合作吧”,苏长君一笑,讲出一个故事。

  2011年底,国内一家大型信息安全上市公司,迎来一个不知名的拜访者,他向企业介绍着自己研发的新一代防火墙系统。正值国外技术革命,客户对这类技术有很大需求,这家上市公司也早已布局技术预研及研发储备。领导层听完很兴奋,若将这款系统嵌入公司正在研发的产品中,可以至少节省两年的开发周期。于是很快与这位拜访者结成了合作伙伴,并在当年,成为了国内最早一批推出新一代防火墙产品的企业。

  这家上市公司名叫卫士通(行情002268,买入),这个拜访者就是苏长君。“后来,我们定位做厂商背后的技术支撑者”,苏长君这样考量,“仅凭不到十人的队伍,做整体解决方案,竞争力远远不够,而将自身定位到产业链上游,将核心技术和服务嵌入厂商的产品与解决方案中,把竞争型市场变成合作型市场;与此同时,强化技术优势,占有产业链的关键一环。”

  回头来看,正是当初这步棋,让这十个人的队伍得以生存。“这个行业,绝非条条大路通罗马,如何活下去,战略方向是个关键选择。”同为联合创始人的钟竹这样认为。不久,安博通谈下了第二家客户,国内最大的企业级网络设备上市公司星网锐捷(行情002396,买入),同样,帮助锐捷快速推出下一代防火墙全线产品。

  距离初建已过去一年半,一批初创企业的倒掉的同时,企业有了稳定现金流,作为为数不多的、实现盈利的创业公司,活了下来。

  三大法门

  “快速迭代、理解用户和学习能力,让这家技术公司充满了互联网特质”,这是合作伙伴对安博通的评价。

  2012年,随着上一代产品大卖,安博通的系统被市场上更多企业所嵌入。直到2014年,在完成几轮技术迭代后,安博通的团队从10人扩张到近百人,不变的是,这依然是个纯技术团队,没有销售人员的公司。

  “当他人向我介绍安博通时,我绝不信他们能活下来,而在几年后,却成了他们的合作伙伴”。太极计算机股份公司大楼中,副总经理郭峰告诉记者,他主管信息安全事业部,在行业耕耘了十八年。“网络安全行业,涵盖诸多细分领域,服务这些领域的客户,意味着提供不同业务场景下的技术产品,而苏长君和钟竹两个人,共同做过产品经理工作,比起技术,他们更在行的是将技术打磨成产品。”从合作伙伴处得知,他们被认为是对客户需求理解最快的上游商。

  由此,安博通的理解力和反应力,帮他们签下了诸如太极计算机一类客户。而郭峰也表示,企业服务北京市内多家部委,对上游商合作伙伴遴选极为审慎。

  喧嚣与静默

  从产业的拥挤、喧哗,到泡沫挤出,一切似乎与安博通无关。

  2014年,随着国家的政策引导,整个产业逐渐变热。随着更多企业涌入市场,行业分为“天派”和“地派”,前者浮躁虚夸,提花样翻新的概念作为噱头,背后银行账目一纸空文;或以融资为目的,将资本对接作为宣传猛料,一夜成名。

  另一边,北京西二旗,中关村(行情000931,买入)软件园,一间一千多平方米的一层楼内,安博通的工程师团队或许正围在一台电脑前,修正bug,讨论技术。

  这一年,公司年销售额超过五千万,出货量超三万套软件系统,同时,将60%以上收入投入到研发和人力中,并引入了人力资源管理体系与财务管理体系。技术上,公司开始研发网流量与策略安全可视化产品,将可视化安全理念作为企业远景,研发新一代可视化网络安全技术。

  直到2015年6月股灾发生,经济下行波及至网络安全行业,资本寒冬的到来,导致许多企业融资出现问题,半年内,一些缺乏核心技术及营收不足的企业纷纷倒掉。“出于技术投入、资金储备、公司扩张,我们认为该走向资本市场了”,钟竹告诉记者,公司在这个时期决定融资,2015年底,由和辉资本、泓锦文、国发中金联合投资近1亿元人民币,完成A轮融资。

  由此,经历了初创、稳定时期的安博通,伴随着行业泡沫挤出,市场环境涤荡干净,走入新的扩张时期。而其身处的网络安全行业,也逐步迎来产业爆发期。“从业18年,这是我经历过的最好的时光,未来10年都将持续上升”,太极股份(行情002368,买入)副总郭峰这样评价。

  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首次以国家领导人的身份兼任了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小组组长,把网络安全产业推向更高的位置。

  国家对安全的重视是关键的,而这些年,互联网在变化,黑客攻击在变化,用户移动客户端在变化,让行业客户,从不理解、尝试理解、慢慢理解,再到接受并付费,同时认识到,网络上信息化数据作为重要资产,必须由信息安全系统去保护,正是这些因素共同推动,让网络安全产业被高度重视,步入有史以来最佳时期。

  苏长君也认为,“国家对网络安全的重视,一定是逐步上升的过程,2010年前,国家在这一领域并未过多投入,近年被一次次安全事件倒逼,将网络安全问题多次提上日程,但安全问题始终处在看不见、摸不着、追不到的困境中,安博通所填补的这块可视化安全市场空白,未来一定会迎来高速增长”。

为您推荐